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百度nba新浪体育:【重走紅色革命路①】百色,不朽的紅旗

時間:2019-12-04 08:22:59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作者:記者 陳津遠

新浪体育手机版 www.008015.live 開欄的話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強調:“一個不記得來路的民族,是沒有出路的民族。不論我們的事業發展到哪一步,不論我們取得了多大成就,我們都要大力弘揚偉大長征精神,在新的長征路上繼續奮勇前進?!?/span>

從波瀾壯闊的革命年代而來,從為了人民的紅色初心而來。硝煙彌漫的戰場、紅旗漫卷的山嶺、破爛的草鞋、粗劣的槍炮……瘦削的戰士用鮮血和他們胸中火紅的理想,為我們鋪就了走來的道路。這是中國革命的偉大歷史征程,也是我們不能忘記的來時路。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在玉林市委宣傳部的統一組織安排下,玉林日報社特別報道組輾轉百色市的樂業、田東、平果,崇左市的龍州,以及玉林市北流等六地,采訪數十位群眾,沿著革命先輩的足跡,實地走訪發掘紅色印記,汲取跨越時空的精神力量。盡管已經隔絕了數十年前的烽火硝煙,這仍然是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行程。老區人民對紅軍的緬懷、昔日戰場上豐饒的稻田、高聳的石碑和崎嶇坎坷的山路,讓報道組更真切地體悟到今天的一切是多么來之不易,也更深刻地明白什么才是我們必須堅守的初心和使命。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今天,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就是要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讓我們一起重走來時路,并沿著這條紅色的道路奮勇前行,走向更加輝煌的明天。

英雄塑像眺望著的紅色大地正發生日新月異的巨變。  (記者 林聲遠 攝)

報道組在百色起義紀念館內采訪。

1929年12月10日深夜,右江重鎮百色,城里的廣西警備第4大隊和教導總隊買來了一匹紅布,每人扯下一條系在頸上。鮮血一樣的紅,烈火一樣的艷。當旭日初升,12月11日這一天到來,2000多人的部隊集結在城東廣場,宛如一片火紅的木棉花迎著驕陽盛放。

中國工農紅軍第七軍宣告成立,百色起義正式打響。

在這載入史冊的一刻,飄揚的紅色旗幟下是一張張年輕的臉龐。紅七軍的主要領導者鄧小平、李明瑞、張云逸和韋拔群,分別只有25歲、33歲、35歲和37歲。

誰也不會想到,這支年輕的隊伍在此后的兩年里竟迅速成長為中國革命史上的一支勁旅。酣戰左右江,浴血桂、黔、粵、湘、贛五省區,歷經百余次大小戰斗,轉戰7000里,成功會師中央紅軍,參與第二次、第三次反圍剿……在波瀾壯闊的土地革命戰爭中迸發出奪目的光彩。

90年過去,那些佩戴著紅色領巾的年輕人相繼犧牲、衰老、故去,那片火紅的木棉花卻從未凋零,而是化作了漫天星輝,照耀著日新月異的百色大地。后龍山上,百色起義紀念碑巍然矗立,形似一面飛揚的紅旗直指天宇。

大旗獵獵,英雄已遠。

這是一面不朽的紅旗,是他們出征的起點,也是我們回歸的原點。

他的最后一封家書

在高聳的百色起義紀念碑不遠處,就是于1999年建成開館的百色起義紀念館。紀念館建筑面積5500多平方米,設序廳、起義廳、英烈廳、功臣廳、小平廳等展廳。其中位于序廳的“百色起義”漢白玉大型浮雕高4.28米,寬25.23米,氣勢磅礴,堪稱全國紀念館界之最。

相比于浮雕的藝術感染力,浮雕正中屹立的革命先輩,他們自身的英雄氣概更是讓人心旌搖曳。鄧小平、張云逸、李明瑞、陳豪人、雷經天、韋拔群……每一個名字都代表著一位90年前攪動過時代風云的英豪。

在浮雕正中央鄧小平同志的身側,一位青年將領目光堅毅、眺望遠方。他就是李明瑞,百色起義的紅軍總指揮,充滿傳奇色彩的玉林驕子。

紀念館講解員盧思男常常要面對同樣的問題——李明瑞是誰?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作為90年前桂系將領中最耀眼的一位,同時也是當年廣西投身革命的最高級軍官,李明瑞所承載的歷史太多了。有人希望聆聽他在北伐戰爭中的赫赫戰功,有人想知道他和葉挺獨立團并肩作戰的故事,有人想了解他犧牲的時刻……

陪同特別報道組采訪的北流市委黨史辦干部王祥麗大姐卻說起了李明瑞的一件小事。

1929年冬天,遠在上海的家人忽然收到了李明瑞托人帶來的300元光洋和一封家書。信中說:“現在時局很不安定,我未能接你和孩子回廣西來,我現在不是做官,而是替人民打工。你們以后要獨立生活,不要依賴我。見字后,立即搬到租界住,如有人送財物來,千萬不要收納。望你帶好子女,讓他們長大孝順你,我不能撫養他們了,以后,不要再寄信給我?!?/p>

這是李明瑞寄給家人的最后一封家書。寥寥數行字,內容頗為矛盾:一方面言及不能再照顧家人,一方面又要家人拒收財物,甚至有些不近人情。

其實這封家書寫作的時間正是百色起義之后。中央任命李明瑞為紅七軍、紅八軍總指揮。在當時嚴酷的革命環境下,這份任命絕非封官許愿,而是沉甸甸的擔子,是隨時可能到來的殺身滅門之禍。

幾乎是在同一個時間,蔣介石的說客帶著廣西省政府主席兼第十五軍軍長的委任狀和一筆巨款到龍州、香港等地游說,只要李明瑞肯放棄革命,通電就職,即可馬上成為割據一方的軍閥。

兩份差距懸殊的委任,李明瑞選擇了前者。

為了讓家人不受到株連,百色起義前夕,李明瑞把妻子兒女送到上海,要求他們改名換姓,并且寫下了這封家書。

“以后,不要再寄信給我?!泵揮腥魏紊殼櫚幕壩?,甚至充滿了生死不復相見的決絕,然而決絕的背后,卻是一代名將留給家人最后的柔情。

“我現在不是做官,而是替人民打工?!泵揮懈嗟慕饈?,只是淡淡的一句話語,然而淡然之中,卻飽含著一位紅色將領對人民群眾無限的深情。

百色起義52年之后,1981年,已經是77歲老人的鄧小平回憶昔日戰友,慨然題詞:“紀念李明瑞、韋拔群等同志,百色起義的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他的第一塊餉銀

此后兩年,李明瑞帶領隊伍轉戰五省區七千里,浴血奮戰,從未動搖。

百色起義紀念館收藏了許多珍貴的歷史文物。其中就有一件李明瑞的衣服,呢子面料,在當時價格不菲,是他在北伐戰爭時的桂系軍隊中所穿。參加革命后,李明瑞脫下了舊軍裝,吃穿住用和戰士們一律平等。

鄧小平同志曾回憶說:“從廣西到江西,生活那么艱苦,李明瑞同志當過舊軍官,他能夠同我們一起走過來,是很不簡單的!”

另一樣藏品更能說明紅軍全然不同于舊軍隊的精神面貌。那是一塊銀元,時任紅七軍軍長張云逸第一個月的餉銀。乍看上去它和普通的銀元沒有什么區別,卻被張云逸珍藏了幾十年。百色起義爆發那天,紅七軍正式成立,每一位指戰員都領到了月餉20元。官兵平等,月餉一樣,這在舊軍隊是聞所未聞的事。

因為平等一致,所以團結一心、一往無前。紅七軍生存于桂軍滇軍夾縫之中,兵力不足,武器落后,缺乏給養,全軍將士卻始終堅持抗爭,絕不屈服。

行走在百色起義紀念館的展廳內,時??梢愿惺艿秸夥薟磺囊庵?。特別是一組模仿山洞造型的雕塑群像:在一位戰士抱著死去的戰友,臉上是悲痛和寧死不屈的表情,從洞內戰士們的眼神中,看得出敵人已經近在咫尺,他們卻視死如歸。

這是再現1931年3月那場慘烈的斗爭——恒里巖慘案。鳳山縣黨政機關、紅軍一個連以及恒里鄉群眾約1000人撤退至恒里巖山洞,與前來圍剿的敵軍進行了長達8個月艱苦卓絕的斗爭,最后彈盡糧絕,被敵軍攻入洞內,尚未撤退的370多人寧死不屈,戰斗至全部犧牲。

只有真切地了解這些故事,才能明白對于這些革命先驅來說,一塊20元的餉銀,又或者一座偏僻的山洞,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心的信仰,是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偉大征程上的肝膽相照,是對嶄新的國家民族的堅定信心。

甚至直到多年以后,張云逸依然保持著這份理念。在他的兒子張光東就讀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時候,父子通信,張云逸的信都是以“吾兒”開頭,直到張光東入黨之后,開頭忽然改成了“光東同志”。張云逸解釋說,“你入黨了,我們就是同志了?!閉餼浠案昵岬惱毆舛糲鋁思羈痰撓∠?。

永遠行走在革命道路上,永遠以黨的事業為重,在這種近乎虔誠的信仰推動下,紅七軍將士參與了一次又一次激烈戰爭,今天當人們走進百色起義紀念館的功臣廳,能夠見到從1955年到1956年授銜的19位將軍的光輝歷史,其中大將1位,上將2位,中將4位,少將12位——他們全部來自于百色起義的紅色隊伍。1955年9月,中央授予張云逸大將軍銜。1988年,張云逸親屬將授銜時發的大將服捐獻給百色起義紀念館收藏。

他們留下的共同印記

位于百色市區解放路步行街上的粵東會館曾是紅七軍軍部舊址,鄧小平等革命領導人就是在這里策劃了百色起義。

這是一座彰顯了嶺南傳統建筑之精美的三進式院落,高大幽深,兩側四進廂房,規整對稱。整個會館用實木大圓柱或花崗巖石柱支撐,地上鋪設紅色階磚和長方形條石,屋脊堆砌著復雜的彩塑,內墻還保存著古色古香的水墨壁畫,至今已有280多年的歷史。

和華美的建筑相比,當時進駐這里的紅七軍將士卻生活簡樸。

據史料記載,當年鄧小平等人率領部隊抵達百色之后,軍紀嚴明,不但對廣大人民群眾秋毫無犯,還實行了?;すど痰惱?,減免了幾十種雜項稅費。正因為這樣,當時的廣東商會十分歡迎部隊,主動讓出粵東會館作為軍隊指揮所。

由于人數眾多,警衛團200多人只能擠在兩側廂房和廡廊里打通鋪。軍部領導也沒搞特殊住單間,政委鄧小平和軍長張云逸合住一間房,床鋪、鋪蓋和戰士們一樣,都是三張板凳拼成,上面放一張草席,一床行軍被。唯一多出來的家具,就是一張破舊的書桌。

軍人的存在是為了戰爭,但中國共產黨的部隊卻心系百姓的生計。百色起義成功之后建立了右江蘇維埃政府,不久即通過各項政綱通令,廣泛宣傳土地革命。鄧小平同志還在東蘭縣進行土地革命試點工作。1930年5月1日右江蘇維埃政府正式頒發了《土地法暫行條例》,接著右江地區各縣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運動。

在土地革命中,貧苦農民分到了土豪劣紳和地主的土地,翻身做了主人。百色起義紀念館就收藏了一份東蘭縣長江區安桃鄉蘇維埃政府發給農民韋甫的土地使用證。

今天當人們漫步在百色街頭,看到高樓大廈和寬敞的馬路上車來車往,誰又能想到這一切都奠基于90年前一張張簡陋的證書。

新中國成立后,百色市的地區生產總值從1950年的1.15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1134億元;財政收入從1952年的878萬元,增長到2018年的145.87億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50年的24元,增長到2018年的11086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992年的2002元,增長到2018年的30611元。百色市成為國家生態型鋁產業示范基地、國家沿邊金融改革實驗區、全國首個政策性金融扶貧實驗示范區;全市累計減貧近216.63萬人,貧困發生率從74%下降到5.56%。

如果不是那一面高舉的紅旗,怎會有今天壯麗的山河?如果不是那一簇火紅的木棉,怎會有今天幸福安康的生活?

1930年5月4日,紅七軍一、二縱隊從榕江撤離后回師右江。激烈的戰斗中留下紅七軍第一縱隊第一營第四連的一面軍旗,被三江地區的一位農戶拼死保存了下來。這面紅軍軍旗為紅色斜紋布,旗面上用作旗銜和旗徽的布有部分缺口,有紅布褪色后的痕跡,鐮刀斧頭的旗徽仍然清晰可見。新中國成立后,這面紅旗被捐獻給相關部門,輾轉收藏于今天的百色起義紀念館。

睹物思人,九十年過去了,我們的生活已是翻天覆地,而他們的紅旗依然不朽。

原標題:百色,不朽的紅旗

責任編輯:鐘丹丹

關鍵詞:長征 / 不忘初心

你可能喜歡看的

{ganrao}